管理好文
财经管理好文

任正非:没有优良的财务管理,一线的授权就不能完成

2019-08-15 作 者:乔诺之声

本文任正非先生直指当今社会的利益本质:经济战争替代武力战争,而经济战争需要依靠“管理”,尤其是前线指挥后线作战的管理(一线授权),而“财经管理”成为了一线作战是否可行的关键。


市场经济是最好的竞争方式,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阻挡的潮流

――任总在财经系统表彰大会上的讲话(2009年3月24日)


从古至今,几千年来部落与部落之间的争斗、区域或民族之间的混战、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,直至二次世界大战,均是为利益之争,或者是反抗掠夺之争。


其结果都是生灵涂炭,并伴随着社会动荡、生产力破坏和一部分人的生命结束而结束。


这种竞争方式是不为人们接受的。


近代逐步发展的商品经济,以市场自由平等的交易为基础,以诚信和契约为核心,逐渐从西方发展,并蔓延至全球,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导火索。


市场经济是一种和平的竞争方式,尽管它的竞争也很惨烈,但毕竟不伤及人的生命,终为众人接受。


市场经济的不断普及,最终是有利于促进各地区的和平与进步。


由于差距的存在,在不断向平衡过渡的过程中,迫使后进地区在教育与文化方面进步,以及政府管制的进步。生产要素也才会因此更有效地配置,得到更有效的利用。


不同地区,不同时间,必然有不同的比较优势,经济全球化中就会有不同分工,这是必然存在的。


为什么会经济全球化?就是资本在寻找在有优质基础的地方发展,它像候鸟一样,总在不断寻找丰美的水草。



不要一提分工就认为是掠夺。资本的本性是自私的、贪婪的,市场经济就是资本是不断寻找增值机会的,其投机性是本性使然,并不一定都是什么非经济行为。


市场经济也内含自律与制衡机制,我们再制定一系列政策,约束它不好的东西,让它像候鸟一样飞过时,使受益地区进步。多让候鸟停留一些永远是好的。


例如我国以出口为导向的加工业的蓬勃发展,是国际资本判断了中国有庞大的劳动力,而且教育改革后,劳动力的素质大幅提高,源源不断的优质人力补入后备就业大军,劳动力成本就不会大增,从而大规模对中国投资发展,造成了前些年的兴旺繁荣。


这是现代工业的初步,是令人骄傲的,没有什么不体面的。


由于外资的投资,中国不仅得到税收,而且促成了大量农村过剩人口的就业,经过二十年的发展,才有了一大群像海尔、华为这样的本土公司的成长。


试想二十年前,我们懂什么?不就是眼睁睁地看着外国公司在中国的成功,它像一个言传身教的老师,引导我们成长。


我们一方面向外国公司学习,一方面与外国公司竞争,不然我们怎么可能从一个闭塞的小公司,跳跃到国际化的公司呢?在这漫长的二十年,国际化大公司作了我们多么好的老师。


有一些人认为中国只是出了劳动力,在国际分工中吃了亏,于是急于提出要从“中国制造”走向“中国创造”,这些人忽略了创造是一个缓慢的演进过程,它所付出的心血是非常巨大的,而且是死了多少公司,才成功了少量的企业。


华为二十年的炼狱,只有我们自己及家人才能体会。这不是每周工作40个小时能完成的。


我记得华为初创时期,我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,自己没有房子,吃住都在办公室,从来没有周末和节假日,想想这是十几万人二十年的奋斗啊!不仅仅是在职员工,也包括离职员工的创造。


怎么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,每周只工作40小时,轻轻松松就完成了产业转换与产业升级呢?每周只工作四十小时,只能产生普通劳动者,不可能产生音乐家、舞蹈家、科学家、工程师、商人。



如果别人喝咖啡,我们也有时间喝咖啡,我们将永远追不上别人。


公司带动的产业链将近有200万人就业,其中高端人才、高端制造占10%~15%左右,如果没有了大量低端配套产业的支持,我们是独木难支的。


因此渴望是不能代替现实的,我们要耐得住全球化的漫长过程,为之献出青春。


我们只有正视产业分工的合理性,发挥自己在国际分工中的比较优势,从而努力使自己逐步摆脱劣势,其实这才是正途,那种愤愤不平是不能解决问题的。


例如当今的非洲,从发展资源产业着手,努力发展教育,提高自己初加工的水平,然后逐步向深加工发展,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。


我国是人口大国,就业必然是第一位的,只有充分就业了,才能社会稳定。产业只要不污染环境,依法对员工实施社会保障、医疗保障、意外伤害保障,不危及他人,就应允许它存在,让它在竞争中发展,在发展中逐渐进步。


随着文化的进步,人口的下降,我们的产业目标,多少年后就不会是以劳动力就业为主了,我们就会转化为像西方一样,追求发展少用人工的产业。


市场经济的最高形式,就是经济的全球化,这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,我们不要对它一时的不平等而愤愤不平,而应努力去改变自己的地位,在全球化中,多一些主动行为,多争取一些机会。


当冷战结束后,军备竞赛趋缓,93年美国国防部长威廉·佩里请美国各大军工企业的头头在五角大楼晚餐,说了:“未来的市场竞争太激烈,不可能所有公司都活下来。”导致美国军工企业在十五年中大整合,只剩下波音、洛克希德、格鲁曼等三家著名军工企业。


这是著名的最后晚餐。


而现在金融危机引发市场动荡,情况比那时更严峻,未来的形势更不可知,我们不希望下沉的是我们这一条船。


既然我们只乘了这一条船,唯有方向清晰,坚定不移,艰苦划船。



总之,所有行业中,工业产业是竞争最充分的行业,因为它的原料及产品可以全球化配置,任何落后都不被保护。


而电子行业又是工业行业中竞争最充分的行业,因为它的主要生产要素是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数码与河砂(二氧化硅),而客户对产品的需求是有限制的,不可能无限增长,例如人口不能无限制增长,信息输入也受人的睡眠休息限制。


因此,供给过剩会使信息产品价格越来越低,而产品制造由于技术越来越复杂,竞争会越来越艰难,需要更多的高素质人才来设计、销售、服务,人力资源成本越来越高。


这种内部的高成本、外部有限需求而形成的供给过剩的低价收入,形成一对矛盾,如何平衡是摆在所有国际公司面前的难题,反应不及时的百年跨国公司也经不住压力,难道我们真有天助?


怎样才能在全球化中取得成功,并保持优势呢?


其实华为的核心价值观已经说明了我们的目标、策略以及执行的方法。


我们曾经是靠艰苦奋斗、技术创新而生存下来的公司,难道技术创新就没有止境?摩尔定律就永远正确?靠一招鲜就能吃遍天?


我认为当有线、无线的宽带接入,达到一定带宽并覆盖到一定程度后,网络技术创新这套马车就会慢下来。这个时候,有很大的市场覆盖、有优良的管理、能够提供低成本优质服务的公司才能生存下来。


华为就是要赶在死亡之前,达到这样的规模水平。并在这近十年中,努力变革自己,谦虚地向西方公司学习管理,提高效率,并制定优异的人力资源机制,促使全体员工不断奋斗,才有可能活下来。


只要我们不自满、不懈怠,我们就一定会是长久的赢家。


未来形势扑朔迷离。我们要用规则的确定来对付结果的不确定,这样不管形势发生什么变化,我们都不会手忙脚乱,沉不住气,没有主意。


在管理进步中,财务的进步是一切进步的支撑,可喜的是这些年财务终于没有拖了业务的后腿。


没有优良的财务管理,没有可靠的监控,我们的授权就不能完成,前方就不能直接呼唤炮火,官僚、臃肿的机构长存,我们如何能活下来?



我们要坚定地支持公司的IFS变革,通过3-5年的努力,实现“加速现金流入,准确确认收入,项目损益可见,经营风险可控”的变革蓝图。


财务人员应在这场变革中,加强业务建设,夯实组织基础,提高个人修养,以“责任、奋斗、融合、成长”的胸怀,更好地服务业务、支撑发展,真正实现“计划、预算、核算”的全流程管理。


只有“有为”才会“有位”,任何组织只有在流程中创造价值,才可能获得成长的机会。在公司快速发展的今天,财经部门更应该加快自己的建设,真正成为流程中不可缺少的力量。


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,也是历史给予我们的机会。


希望二十年后再相见,你们能成长为优秀的管理者。


当我们的管理体系成熟了、完整了、健全了,我们才能不断地将“管理”拷贝到其它产业,我们也将获得更大的成功。